暴走环球趣闻网

他为此辍学追凶17年,但随后其称

  • 日期:2020-09-18 17:20:23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优
  • 阅读人数:698

目睹父亲被杀一幕,终生难忘的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场坝镇9岁男孩向明钱,发誓要为父亲讨回公道。他为此辍学追凶17年,天南海北,吃尽苦头,终于在2017年在福建南安市找到凶手,并通过当地警方将其缉拿归案。

而在其追凶17年之初,镇雄县场坝镇派出所所长陆永忠曾派人将其母亲郑明秀骗去,以将凶手缉拿归案为条件来换取占用她家六分农田扩建加油站,但他不但未兑现诺言,还将其家土地转卖给他人。

9月16日,媒体初次采访向明钱时,他曾一再提及此事。当天,媒体也向涉事人员陆永忠求证。其称,该地是向明钱母亲主动上门找到他卖给他的,而且是一次性永久转让土地使用权。为此事,上面查过他,结论是当时转让当中没有违规,只对其进行了批评教育。

他为此辍学追凶17年,但随后其称(图1)

被告知凶手有着落,坐了一天一夜的车到家,才知道要让其转让土地

9月17日,向明钱的母亲郑明秀告诉媒体,大约在2004年6月份,因害怕三个年幼的孩子在老家遭遇不测,她带着三个孩子离开了镇雄县场坝镇,前往昆明市打工。刚到昆明才两个月,其侄子向某便给其打电话,说杀害丈夫的凶手张某奇已有着落,让其回来。她当时听了,就格外高兴,赶紧坐了一天一夜的汽车回到场坝镇。但奇怪的是,回到场坝镇,她却被叫到了一个加油站,在该加油站见到了当时的派出所所长陆永忠。陆永忠见到她并没有告诉她是否抓到凶手张某奇的情况,她一再追问,对方不但没有给她说,反而要求她把她家的六分田地转让给他扩建加油站。

听了陆永忠的话,郑明秀很犹豫,她既想将杀害丈夫的凶手绳之以法,又不想失去这块唯一的土地。但加油站的劝她说:陆同志不会害你,你把地租给他扩大加油站,他肯定会将杀害你丈夫的凶手缉拿归案的。

想想丈夫被杀之后的这四年,为了追查凶手下落,她们一家吃尽了苦头,但还是没有任何效果。现在派出所所长主动承诺要为其将凶手缉拿归案,郑明秀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就同意了陆永忠的转让土地要求。双方约定,该地块以租赁的方式租给陆永忠的加油站使用10年,每年租金为600元。随后,她收到了对方给她的10年6000元的租金后,对方拿出一张纸,让她摁了个手印。至于摁的是什么手印,郑明秀说,她没上过一天学,不识得一个字,搞不懂纸上写的啥东西,对方让她摁手印她就摁了。

他为此辍学追凶17年,但随后其称(图2)

他为此辍学追凶17年,但随后其称(图3)

他为此辍学追凶17年,但随后其称(图4)

14岁的大儿子说:“妈妈,你被骗了!”

同意租赁之后,郑明秀又回到了昆明。14岁的大儿子听其讲述回家所办之事后,就对她说:“妈妈,你被骗了。他们这么做是骗你的。”

郑明秀不相信,过了一段时间,她曾找过陆永忠询问案件进展情况,陆永忠回答说还没有,有会她。土地租赁出去一年多之后,她再去派出所找陆永忠询问人抓到没有,但已找不到陆永忠本人了。后来,她又去找过很多次,都是同样的结果。后来听有人说陆永忠生病已经去世了,还有人说他已经调走了。2014年,10年租赁期已经到期,依旧没有陆永忠的任何,郑明秀为此只能干着急。

郑明秀说,令其没想到的是,2017年她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将犯抓回来之后,有一次到镇雄县递交材料时,才偶然发现陆永忠在县纪委工作。郑明秀就过去找他,想要问他要回被租赁出去的田地,但陆永忠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郑明秀就问他:你给我承诺的要抓住杀我丈夫的凶手,你还记得不?陆永忠回答说,他是承诺过,但地不是他整过来的,是别人整的。

郑明秀说,后来,他们又去找陆永忠找了四五次,但他一直在躲避。有一次在外边等着他,“他见到我们就跑。”

郑明秀说,她直到今年她才知道,自己家的地已经被陆永忠卖掉了。她推测,陆永忠肯定是想到她们找不到他,才把他们的地卖掉了。“我们自己为了追凶到现在欠了十几万的债务,陆永忠不仅不履行职责去抓凶手,反而趁火打劫夺走了我们的土地。这哪像一个国家公职人员的做法?”郑明秀对此颇为气愤。

郑明秀让儿子向明钱联系了加油站的一位股东朱女士,询问卖地情况。朱女士说:“这事你不要找我们,要找你去找陆永忠,加油站是从陆永忠手里买过来的。”

9月17日,媒体就此事向朱女士求证,其证实,她现在在场坝镇上的加油站是十几年前从场坝镇派出所所长陆永忠处转让过来的。加油站另一位股东岳先生也证实,加油站确实是从当时的派出所所长陆永忠手里转来的,至于当时陆永忠取得这块地时是怎么给向明钱家说的,他们并不清楚。他们和向明钱家并没有任何纠纷。

至于当时是不是以案子有着落为由将郑明秀骗了回来转让土地,媒体数次拨打郑明秀侄子向某的电话向其求证,但向某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他为此辍学追凶17年,但随后其称(图5)

政府部门之前经费比较紧张,没有条件到很远的地方去破案

9月16日,媒体联系上被举报人陆永忠。其称,他当时并非是场坝镇派出所的领导,只是一名普通的民警,加油站是其身边的一位亲人所建设的,规模很小,只有两台加油机,手续也正在审批当中。而加油站所占的地也并非在向明钱家的地里。

陆永忠说,向明钱当时只有八九岁,并不清楚当时的情况。当时,向家的田地只是一个沙坝,经常被水冲,且被冲出了一个一丈多宽的水沟,便有人将深沟填平之后在那儿卖煤。因该地块种不出庄稼来,向明钱家家庭条件也不太好,常年在外打工的向明钱的母亲便找上门来,想把该地块的土地使用权永久性地转让给别人。他身边的亲人获得该地块后,并没有建加油站,而是转给其他人了。至于别人把该地块永久性使用权转过去之后干了啥,他并不知道,因为时间太长了。

对于现在的加油站老板所称的加油站是陆永忠转让给他的这种说法,陆永忠说,原来的那个加油站是自己家里一个老人建设的,是个太小太小的小型加油站,连地转让过去之后,别人通过有效的手续跟政府部门报批后又进行了扩建。

对于其在转让土地时是否做过“一定要将凶手缉拿归案”的承诺,陆永忠予以否认。其称,该他们承办的案子他们会承办,并且向明钱父亲被杀的案子已经侦破,凶手已经被抓回来被判了无期徒刑。

但媒体指出,向明钱反映的承诺问题发生在其父被杀案案发之初,且凶手去向是向家自己去追查到的。对此,陆永忠解释说,案发时,他还没调到场坝派出所,他是后来才调过去的。但他们派出所所有的案子,只要在其辖区内发生的,只要属于他们管辖的,不管任何人的案子都会给破案的。但他们在那儿工作,出差都要经过省里、局里审批,十四五年前镇雄县还是比较穷的一个大穷县,政府部门的经费比较紧张,到很远的地方去破案,他们没有这个条件。但在他们的能力范围内,他们放出去的线人、耳目,发现凶手在哪里后,他们不管是任何人都会把其抓回来。

陆永忠称,向明钱父亲被杀案当年已经立案。但当媒体提出向明钱反映警方在2017年才找到他立案时,陆永忠表示该情况其并不清楚,纪委为此进行过重新,也启动了问责程序,当时的派出所所长应该在去年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或警告处分,对其影响比较大。

他为此辍学追凶17年,但随后其称(图6)

“转让当中没有违规,只进行了批评教育”

关于向明钱反映的陆永忠将其家田地以21万多元转让给他人的问题,陆永忠解释说,加油站所占的土地其中有1亩多地是其他人家的,小型加油站所占的土地也是在别人家的,转让的21万多元,包括加油站、加油站手续、加油站器材和加油站所占土地的全部费用,以21万转让在当时亏了很多钱。当时征地的费用,按照市场价在县城里也只有1万多元一亩,“我当时在生病,气不来”

对于其租赁的土地其是否有权转让给别人这个问题,陆永忠强调,当时转让时就是永久性的转让土地使用权,双方签订了一次性土地承包使用权转让协议,转让金额为9280元,向明钱的母亲不但签了协议,也写了9280元的转让费用收据。

媒体询问其能否提供相关协议及收据,陆永忠称,东西在老人手里,但老人已经去世四五年了。从签订协议到现在也已经过去十五六年了。但随后其称,这些证据可能全部都上交给相关部门了。因为县纪委查过,上面也查过,结论是当时转让当中没有违规,对其只进行了批评教育。

既然没有违规为什么要进行批评教育?陆永忠解释说,因为事情发生在十八大之前,批评教育的原因应该是他不该充当使用权一次性永久转让的介绍人,“国家不应该当介绍人”

对于陆永忠所说的是其主动找上门来卖地一事,举报人向明钱的母亲郑明秀说:“当时我们一家人都远在昆明,我们怎么会知道他会要买地呢?我们坐一天一夜的车回去询问他要不要地,有这种可能吗?”

郑明秀说,谈及土地租赁时,也并没有土地使用权永久性转让一说,当时说好的是租赁10年。她也只得了6000元的租金,而不是9280元。

据向明钱讲,一个多月前,他已将陆永忠承诺“缉凶归案”以换取6分田地扩建加油站、后以21万转卖他人的相关事宜举报给了镇雄县纪委监察委,相关人员已经受理。

9月17日,媒体就向明钱的举报事宜向镇雄县纪委监委申先生求证。当申先生听到是了解向明钱的举报情况时,他称,其不接受新闻媒体的采访,他现在也正在开会。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媒体又联系了镇雄县纪委监委案审室邹主任,其称,对于相关举报他们并不知情。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转让

转让就是把自己的东西或合法利益或权利让给他人,有产权、债权、资产、股权、营业、著作权、知识产权转让等等。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