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环球趣闻网

《阳光、残疾、怕的回忆》

  • 日期:2019-01-11 19:51:47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823

阳光、怕的回忆

这是个周日的午后,季节已是深秋了,阳光异常鲜亮,还带着穿云时忽明忽暗的调皮。坐在住所楼下的这家老房子改造的小咖啡馆里,惬意着一杯咖啡。店里是满眼的咖啡色调,也还有暗红色,大白天的在稍有些暗的角落里也还亮着灯,仿佛这怀旧已不能再承受些许的阴暗了。落地窗外有明亮的光线与汽车声,身边两个老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大中午的就是啤酒,让人叹服。

这个时候,是无论如何也忧国忧民不起来的。仿佛是一下子就中了这个城市的招数。情调、小我、慵懒,一样样、一件件蔓延在空气里,象是一次只体恤肉身的惬意桑拿,只是千叮咛万嘱咐:什么都不要管,你自己才是最真实的。

极度的发达,就是了极端的小我。这一个阶段的路途,便是了这样。适逢了这年月的时光,却偏要多出些想法,而且还象是拿了别人没发现的宝贝样的死捂着,不难受那才怪了。不过难受只要可以承担,也不打紧。但这个可以承担,他们说,是要作些功课的,比如,你得有个手艺,或者谋份生计。且因了自己总想保留些不合时宜的想法,还需要把这生计谋得稍微好些。不然,就有三十六计八十一难什么的要你接招。这你逃不掉的,现下,他们拿了活命的饭碗。

被唯物着教育长大,知道了,天大的理想,要先活着也才有呕心沥血的机缘。这转回头的妥协,有时恍恍惚惚的,一瞬间在某些时刻会忘记了来时的路。看了眼下的实在,恍觉这也许根本是搞复杂了简单的事情。这样思想的一路上,偶尔心燥时念起,便觉到了孤单。可到了后来,在渐渐大了起来以后,寻到了件心理暗示的宝贝做了工具,胆子就渐渐壮了起来。有时甚至会快乐地想:其实很多的人原本是和我一样的在的,我也原本就有许多同路的人,一起在为各自朝圣的路、努力地苟活着。

这下子会让人生出安慰来。想象里有同路的人,便觉少了一份孤单,多了一份喘息时的抚慰了。

近些日子在读史铁生。跟了他去的那一刻,又多出一只看世界的眼睛。那种来自肉身的、直接的,不是靠想象力的丰富就可以抵达的。所以,我相信,这世间的所谓感同身受,到了化境,也定是与真实有着一层捅不破的窗棂纸。就是这层稀疏的纸,会让聪明的人自以为靠近了窗内的世界,从而以彼之眼大放厥词。

那么,可以抵达的路,便只有同质化的一条了。

这世间,生理健康的人群毕竟还是多数。想要靠这条路走进这另类眼睛的世界,难了些。这总不象小说家或演员去体验生活,只要有了些许奉献事业的精神或职业道德便做得到。但,还是有另外的办法的,比如:从心理学方面讲,大多的人,或多或少的都会有不完美,狠狠心,且把它定义成。好了,也许这样就可能近些了。

拿了这眼睛,先是回头看了老史,原来他在说:我身是残了,也因这残感知到对应的痛。可也因这残感知了人心灵一面的。这非此即彼的公平,也并让我在尊严里,沐浴了智慧的祥光。

我想,这个美好的心理暗示,定是来得很强。不然,老史不会活得如此高傲和健康。再又拿了这眼睛,闲时去偷窥了周遭,便觉紧张起来。周遭里,匆忙得紧,也看到日常里的自己的影子。而这一刻的站定,才恍觉四周人头攒动,本想定睛努力看清些什么,可是,没有具象,能清晰的,只是流动的感觉和间或的喘息声。偶尔也听到身边的近处有人发话:这人怎么不跑?怕不是有病?我则讪笑。彼此理解不理解的且不说,惧怕争执的心有时便会自责:别不是挡了别人去的路了吧。

想起年少时读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任凭老师苦口婆心地解释,也还是不能体会些许。觉得这疯子如何地不合时宜,也挺为他着急的。可偏偏鲁迅先生和老师都说他是先知先觉的者,也是了民族觉醒的代表。为这个,疑惑了很久的时间,这么伟岸的形象,怎么会是疯子?

事情到了后来,自是懂得了,知道先生是气疯了,也才出此下策,借疯人的口讲些疯话。那一刻的年代,倘要心平气和地说道理,先生怕是已经没了耐心了。

这样的心绪里,一路规矩地走来,快乐的是自己希望快乐的人们,释然中也便在心里告诫自己:这不挺好的,天下太平,同喜同喜。可在偶尔的一刻,不知为什么,那些曾经使自己生出怕来的极致里的只言片语还是会冒了出来,师出无名的,吓人一跳。

我想,之于每个人,过往里曾经的所有其实并没有远离,只是安静着,在心灵的某处伺伏。在将来的某个日子会精灵样的跳出来,温柔地告诫你它的存在。或者,干脆就是警告:你原本是属于我的。小样儿,哪儿跑?

至于积淀里的好或者坏,大多时候是患得患失的紧张所致,也是随了一个人后来的、变幻着的喜好而来。

那么,在无人盯梢的时刻,就随了这所谓的好坏自己去吧。肆意的蔓延,倒是熟悉的感觉。我知道,在看穿极致这个事情的那一刻,就已经是了。

在那些极致里的肆意,是进入疯狂心灵世界的惬意。那样的情形,是膨胀的、刺激的、癫狂的。并充满了无力抵抗的诱惑,或者,根本就是已经忘记往外逃离的事情了。

可是,但凡这些,是总也合不了时宜的。我们被告知无规矩不成方圆。因这起的冲突,惨烈的厉害。那不愿意退却的痴迷,常常,是拿了死亡来对抗。

记得年轻时学画,看了梵高。也没觉得那《向日葵》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看不出好来。倒是另一幅《麦田上空的乌鸦》一下子看傻了眼睛。站在画前,目瞪口呆间,我读到了挣扎、疯狂、扭曲,还有死亡。也许,后来的怕,就由此生。

多年前,那些无畏生死的人和事,是真的糊涂了我。那些极致里的完美,是自己总也走不近的世界。总是遇见时会被极致的咒语吸引向前,但却在窥见疯狂时怕也就跟了来,这常使自己止了步。多年后,我知道了人之所以有不同这个问题,是出在了信仰上。当一个念头被高高远远地魔幻般悬挂在了生命的视野间,人的生命被重新定义了。在信仰的祥光里,生命变了奴仆与臣子。疯狂的追随也只是了基本功,到了奉献些自己的时刻,常常沐浴的,倒是极致的大快乐了。

在梵高、陀斯妥耶夫斯基、萧邦们的眼里,我们是有问题的。可是在现实的世界里,我们在鉴定着他们的病症,也并想治疗着再犯此病的现世人。前些日子还读到一本书《生命边缘的呻吟》说是用病理学、心理学作根据,帮这几位统统找到了门诊科室。这,就是世界。

可是我们是聪明的。我们如今还在欣赏着病人们的作品,并且很可能万古流芳地欣赏下去。可就是不会象他们那样去病一下,也只是看病人展示些不同于我们的异常,也并以此为乐事。当丽江和西塘这样的古董被发现时,我们也只是在啧啧声里小住片刻,看些现世里没有的西洋景。真要让你象当地人那样原汁原味的活着,你会象躲避瘟疫样跑掉。听说有人在丽江真的住下来了。不过,也听说,大多是开开酒吧,做着些关公战秦琼的事。

其实,说了半天,我也只是老在这些神人们的世界的大门口晃悠,拿不定主意的样子。我知道,说到底,我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人。这也并不是说不会象老史那样,或者象梵高一样把耳朵割了送人,单单是象陀斯妥耶夫斯基那样去认死了周围人全是,我就不敢。

所以,为了他们,我承认,我是小样儿。

2004.11。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自己

自己的释义是自身、本身,出自于《南史·隐逸传下·陶弘景》:“初,弘景母梦青龙无尾,自己升天。”唐蒋贻恭《咏虾蟆》:“坐卧兼行总一般,向人努眼太无端,欲知自己形骸小,试就蹄涔照影看。”明李贽《杂说》:“夺他人之酒杯,浇自己之垒块。”或者属于某人自身的或某物本身的。此外还有何炅个人第三张大碟《自己》,发行于2006年。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天太黑我听
天太黑我听
生活也就变得没有那么糟了
2019-06-10 06:51 11
森度设计2
森度设计2
不要以为健身野蛮的就是体魄,其实健身更是健心
2019-06-10 06:20 39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