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环球趣闻网

双鲤传情

  • 日期:2020-06-06 22:06:25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806

远处灯光如豆,寒意守着夜色阑珊。见字如面里,姚晨和喻恩泰款款情深,竟把我读哭。

从书架翻开,原来一年前,我已将这带着蓝色忧伤的信抄在笔记上。

原来曾经感动过我的,依着时间的河流边走边忘,一时找不到代替的音乐,我懊恼不已,于是,边敲键盘边哭,感觉真好,我再次想起那夜读他们的泪眼婆娑。

他说:千里迢迢,只为混迹官场,这实在不是你我想要的生活。

她说:未来长路漫漫,你要去走,官场风霜刀剑,你要去挨,而我呢,我的身子不能成为你的影子。

缘份的,总有人走走留留,叹息中两人不忍告别,一个提缰回首,一个拂袖轻拭泪眼别头。那时的别离,愁绪太重,深谷逶迤要涉,高山巍峨要越,长路悠悠......唯有一半抚琴泼酒,一半手握诗情,一个迷离三生,一个不负流年。

他说:我得到了一面镜子,形状和文采都是世间稀有,还有宝钗一双,上好的香料四种,加经常弹奏的那张古琴,一块儿给你送去.....

她说:你还是不懂我的心,在古代诗人笔下,你就像随风漂泊的蓬草,我就是寂寞深闺的思妇,素琴,我只会为你而弹,镜子,我只会等你回来再照.....

天各一方,寂寞孤城,徐淑用琴声扰乱了风,秦嘉举盏向隅梦回伊人帷帐。书信折叠下半世光阴,声声切切本想锁住余生,与所有悲剧一样,那时一眼是最后回眸,秦嘉客死他乡,徐淑不远千里,迎回他的灵柩,誓言宁毁形不再改嫁,守寡终生。

徐淑最美的那一抹羞涩,是与秦嘉一见钟情时的莞尔,她在发誓宁可自毁容颜,也不移情时,想必是将“等我”的誓言一并剜了去,她将最美与遗憾一起留在那段“一种相思,两处闲愁”里,将痴等与念怨一并埋葬那棵初次相见的梨树下,又见梨花茫茫时,是多么难以言喻的片片痛楚!

谁谓宋远,企予望之⋯⋯

曾经相隔再远,依然有个瞭望的方向。而今,踮起脚尖,徐淑再也望不见夫君逝去的他乡。如火烛般摇曳了最后的念想,花开花落,徐淑抱着素琴郁郁而终,唯留那千年来依然有温度的书信,感动了孤独的人。

她说:我们长得又不像比目鱼的眼睛,不知道何时才能重合,不知道怎样才能永不分离,我只能与忘忧的诗歌为伴,消解两地的相思,放下眼前的怨恨,期待将来的重逢......

今夜,愿你们已重逢。

杜杜于1月10日夜

双鲤传情(图1)

秦嘉:

不能养志,当给郡使,随俗顺时,黾勉当去,知所苦故尔,未有瘳损,想念悒悒,劳心无已,当涉远路,趋走风尘,非志所慕,惨惨少乐。又计往还,将弥时节,念发同怨,意有迟迟,欲暂相见,有所属讬,今遣车往,想必自力。

徐淑:

知屈珪璋,应奉岁使,策名王府,观国之光,虽失高素皓然之业,亦是仲尼执鞭之操也。自初承问,心原东还,迫疾惟宜抱叹而已。日月已尽,行有伴例,想严庄已办,发迈在近。谁谓宋远,企予望之,室迩人遐,我劳如何。深谷逶迤,而君是涉;高山岩岩,而君是越,斯亦难矣。长路悠悠,而君是践;冰霜惨烈,而君是履。身非形影,何得动而辄俱;体非比目,何得同而不离。於是咏萱草之喻,以消两家之恩;割今者之恨,以待将来之欢。

今适乐土,优游京邑,观王都之壮丽,察天下之珍妙,得无目玩意移,往而不能出耶?

秦嘉:

车还空反,甚失所望,兼叙远别,恨恨之情,顾有恨(怅)然。间得此镜,既明且好,形观文彩,世所希有,意甚爱之,故以相与。并宝钗一双,好香四种,素琴一张,常所自弹也。明镜可以鉴形,宝钗可以耀首,芳香可以馥身,素琴可以娱耳。

徐淑:

既惠音令,兼赐诸物,厚顾殷勤,出于非望。镜有文彩之丽,钗有殊异之观,芳香既珍,素琴益好,惠异物于鄙陋,割所珍以相赐,非丰恩之厚,孰肯若斯。览镜执钗,情想仿佛,操琴咏诗,思心成结。敕以芳香馥身,喻以明镜鉴形,此言过矣,未获我心也。昔诗人有飞蓬之感,班婕妤有谁荣之叹,素琴之作,当须君归,明镜之鉴,当待君还。未奉光仪,则宝钗不列也;未侍帷帐,则芳香不发也。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