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环球趣闻网

一千个春天

  • 日期:2020-03-31 16:59:26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506

一千个春天(图1)

那一年是抗战胜利前夕,20岁的战地陈香梅在昆明,她来到美国援华的飞虎队营地采访陈纳德将军,55岁的将军在清一色的男中一眼就看见了这个皮肤白皙、面容清秀、一双丹凤眼的窈窕姑娘。而陈香梅眼里的陈纳德将军如一尊浮雕般伟岸、坚毅,她知道他为中国人民的抗日鞠躬尽瘁。

他们相识一年时,投降,抗日胜利。美国总部解职陈纳德,他将返回美国,陈香梅调至上海工作,在上海机场临别时,陈纳德只说了一句话:我要回来的。

一千个春天(图2)

半年后的圣诞节前夜陈香梅偶然在在报纸上看到一条美联社讯:“ 克耐尔·陈纳德少将将在旧搭机,首途上海。” 两人再见时,陈纳德捧着她的脸说:“我答应你我要回来的,现在我回来了,我已经是个自由人了。过去我不能告诉你,但你必然会感觉到,我爱你,而且爱你很久了。”

由于来自陈香梅外祖父母、父母的反对,陈纳德的求婚需要四处讨好,百般周折,他对陈香梅说,我再也不会向另一个中国女孩子求婚—真是太麻烦啦!整个事情如此复杂,我真怀疑,我到底是要跟谁结婚。由于阻力太大,陈香梅一度退缩,担心彼此的婚姻不合适,陈纳德说,没有一个人对于另一个人完全合适,但,我答允,我要使自己适合你,你也适合我。

他们终于冲破了太多的阻碍结为夫妻。婚后他们回到陈纳德的家乡路易安那州。

一千个春天(图3)

“ 我与一个不平凡的人结为夫妇,他曾深深爱我。陈纳德这个伟大的人为了予我快乐,为我所做的万千琐事,以及他加惠于我的无限柔情,使我与他共享的时光中,保有一份愉悦,一份满足。他进入我的生命中,像春日的和风吹醒了百花,像四月的阵雨润泽了大地,年复一年,我爱他愈深,愈深。感谢上帝的仁慈,宽厚,曾容许我爱他…” ——陈香梅

他们婚姻的第十个年头,将军查出了肺部肿块。

最亲爱的小东西:我不怀疑明天手术后我仍会活着,但没人知道上帝将是如何安排的。一旦我不能再见你或与你同在,在精神上我将永远伴随着你,我以任何一个人所可能付出的爱,爱你和孩子,我相信爱将永垂于死后。要记住并教导我们的孩子,生命中确切的真谛 — 要品行端庄、诚实、并以慈爱及于他人,生活不可过分奢侈。 —陈纳德在手术前夜给妻子的信

一千个春天(图4)

切除一个肺叶后的13个月,癌细胞扩散了,生命只剩下6个月。

“ 我爱你如许之深,我将爱你至我死时,我真情、深深、完整地爱你,一如你之爱我。亲爱的,我与你同为你的病痛苦难…有你这样的人做我的丈夫,我是最幸福的,我以你为骄傲。”—陈香梅的回信

将军回信: 读到你美丽的信,我爱你!我一向最大最常有的恐惧乃是我会失掉你…如果我必须过早离去,我将仰赖你用完善的爱心抚育、引领孩子。当我与你结婚时,我有一个唯一的愿望 — 找到一个值得尊敬的妻子,她会给予我情感、尊重以及深爱。你已给予了我所想要的一切!我在你的身上获得了丰富的幸福、了解与挚爱,远胜世界上许多男人,我是幸运的,感谢上帝在我晚年还这般仁慈的对待我。

我以每一口气息与每一种思念爱着你!我死后会更加爱你!

陈香梅亲眼看着一个挚爱的人慢慢死掉,每天死一点,一如自己步入死亡之中,撕心裂肺…

或许爱情和幸福常是要遭到天神嫉妒的。

一千个春天(图5)

陈纳德将军的葬礼是1958年7月31日,明朗的阳光直射着,天气出奇的好,如此悲凉的一天竟会如此美丽!陈纳德生前对陈香梅说过:永远做一个 “ 中国妻子 ”永远保有窈窕的身材。所以她不穿西方的黑衣而是中国传统的白色旗袍。

有5千多自世界各方的人士来追悼将军,也专程来送行。

陈香梅看到青铜的灵柩往墓穴下降时兵士卷迭起国旗,低沉的鼓声咚咚响起,一声来福枪的尖锐炸射划破晴空,她哭泣失声…

一千个春天(图6)

奈何!奈何!

可在陈香梅的心坎上,有一千个璀璨的春天呀!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陈香梅

陈香梅(AnnaChanChennault,1925年6月23日—2018年3月30日),世界著名华人华侨领袖、社会活动家、美国国际合作委员会主席。1925年6月23日出生于中国北京。早期在中央通讯社昆明分社工作,是中央社的第一任女记者。后来成为中国空军空军美籍志愿大队的指挥官陈纳德的太太。她在二战后一直都在美国政坛活跃着。陈香梅,陈香梅教育基金会董事长、著名社会活动家、著名侨领袖;中国海外交流协会顾问、中华全国妇联名誉顾问、中国国家旅游局特别顾问、中国电影评论学会电视部高级顾问、《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家辞典》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海南大学名誉校长。2018年3月30日,因病医治无效,在华盛顿家中逝世,终年93岁。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