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环球趣闻网

人生几度有颜开,北斗京华有梦思则归属于叶嘉莹

  • 日期:2020-02-18 22:38:43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312

读《若有诗书藏于心,岁月从不败美人—叶嘉莹的诗词人生》

人生几度有颜开,北斗京华有梦思则归属于叶嘉莹(图1)

叶嘉莹是流着青青草原的乳汁,进入中国古典诗词的一位女子。

传承草原血脉的叶嘉莹是诗词的女儿,云山苍苍,江水泱泱,一句先生,囊其儒雅。她的一生,有着太多的不幸,少年丧母,中年入狱,老年失去爱女,可谓命运多舛。但她能以最快速度奋起,以诗为杖,犁耕于生死离别,苦痛心酸,以诗词慰藉,在孤独和悲凉中展开微笑。她把“几度惊飞欲起难,晚风翻怯舞衣单”写进春梦,“窗前雨滴梧桐碎,独对寒灯哭母时”是她的漫漫长夜。在那个年代,“转蓬辞故土,离乱断乡根”人生是漂泊流离的,“覆盆天莫问,落井世谁援”生活是孤苦无助的。

人生几度有颜开,北斗京华有梦思则归属于叶嘉莹(图2)

忆往昔觅枣堂前,仰承懿训,提耳诲谆谆。何竟仙鹤遄飞,寂寞堂帏嗟去渺;

痛此日捧觞灵右,缅想慈容,抚应呼咄咄。从此文鸾永逝,凄迷云雾望归遥。

“噩耗传来心乍惊,泪枯无语暗吞声”也许因为她有十六岁送别疼她的外祖母,十七岁有送别爱她的母亲的经历,虽然她未曾能从悲苦中脱胎换骨,但伯父的提点让她寻得了化解悲痛的力量—古典诗词。于是“寒屏独倚夜深时”“诗句吟成千点泪”诗词给了她悲情中的安静,使她感觉有了诗词,便有了一切。

人生几度有颜开,北斗京华有梦思则归属于叶嘉莹(图3)

“天涯常感少陵诗,北斗京华有梦思。”旅居加拿大的叶嘉莹,教着中国古典诗词,却被英语授课给中国古典诗词的推动和意境的搅得彻夜不眠,但又被诸生与我共我痴的颠狂所感动,这是一种发自心底的热爱,因而,研究与推广古典诗词成为她的理想,矢志不渝。

叶嘉莹讲诗,不在字面,在背面。如:叶先生说,“白日依山尽”这是一个人向西看的;“黄河入海流”这是一个人朝东望的。这是一个人自西向东举目四望,找不到一个伴侣,甚至找不到一个对手时的那种孤独感。怎么办?只能通过努力提升自己的修养。“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你要不断提升自己精神的境界,来对抗这种人世间的孤独,这是第一。第二,“白日依山尽”是无常,是人类无法抗拒的无常。有谁听说过今天的太阳我们不让它下山它就不落了?不可能。这个太阳是一定要落的,而且是人类无法抗拒的。

叶嘉莹讲诗,也讲词。她讲陶渊明这只“栖栖失群鸟”讲温庭筠因为“小山重叠金明灭”揭开了小词云山雾罩的面纱,词中也有《离骚》一样的寄托。她讲李白,是因为“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的仕隐并进人生。她讲杜甫,是因为“随风潜入夜”困苦之中通过意象,指出一条光明的路。她讲李清照,是因为有“才下眉头,却上心头”那种对婉约的坚持。她讲辛弃疾,是因为“千古兴亡,百年悲笑,一时登览。问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阳缆。”那种对生命的感发,以及生命中那个没有的退字…

人生几度有颜开,北斗京华有梦思则归属于叶嘉莹(图4)

杜甫的《秋兴》八首、王国维《人间词话》在有段时间,是叶先生研究的重点,是因为它们都观注了人生的无常和必然。但,相对于大地上的山水杜诗,对王国维的词话就多了些苛刻。她认为王国维体会到了词的境界,却没有弄清楚什么是根本的境界;词以境界为上,却以诗举例;南宋词,那种偏安一隅时人性的流淌与美感,是王国维所不能认识的。因此,她要讲古典诗词里的情怀,要讲古典诗词里的美,要讲古典诗词里的智。她要将这种精神,讲给,讲给少年,讲给祖国未来的儿童。

循古法以正今,《周礼》太师教国子六字法“兴、道通“导”、讽、诵、言、语”是叶嘉莹献给的基本。认识古典,也能有所发展,叶先生之宏愿。她说,普通人写诗最好遵循三点。第一,一定要掌握最基本的格律知识、对仗知识、一般的律诗的规律。第二,一定要有真正的兴发感动。第三,是最好用优秀的语言来表达。要掌握这些没有什么捷径,就是多读古诗和关于古诗的书籍。最后,是关于读书,读书要有方法,读原著。

作为中国古典诗词的“摆渡人”叶嘉莹给儿童的是《给孩子的古诗词》愿我们所谓大人,也能一同进入这一殿堂,一起诗情不老。

人生几度有颜开,北斗京华有梦思则归属于叶嘉莹(图5)

若有诗书藏于心,岁月从不败美人推荐语:

诗样年华,是一种浪漫。把生活过成诗样,无疑是人生的一种美好向往。有人说,新时期中国文学的发展,是苦难意识的加强和深化。因而,在这一时期,能够把自己嫁给诗词无疑就是一种理想中的人生。

生命需要感动,心灵需要滋养。在这个古典渐行渐远的时期,人生几度有颜开,白昼谈诗夜讲词,更是种奢望。“急雪乍翻香阁絮,春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属于纳兰性德,“天涯常感少陵诗,北斗京华有梦思”则归属于叶嘉莹,同属叶赫那拉氏的两位女子,一个拥有一生的荣华,一个则命运多舛。少年丧母,中年入狱,老年丧失爱女,人生悲苦莫过于此,可贵的是,能够在这多难的人生中快乐的旅行,以梦为马,把自己嫁给诗词,过一生诗样的年华。

有人说,如果你想毁掉一个人,那么请毁掉他的童年。应当给孩子怎样的童年,叶嘉莹的父亲、母亲、伯父无疑值得人们尊敬,仪式感加上大道无形的渗透式教育开启一个少女不一样的人生。醒不了的中式古典意境梦,是叶嘉莹一生的追寻,她拜孔子,感屈原之离骚;她感悟陶渊明悠然洒脱的自我实现,微察温庭筠“一个浪子”的非浪子真情;她说杜甫诗是大地上的山水,也说李白是仕隐并进的天才狂想者;她说古典诗词中有苏轼的洒脱,有杨的悠闲,有陆游的恬淡…更有辛弃疾人生字典里没有的退字。

叶嘉莹在负重前行的漫漫长路上,以诗为杖,将有限与无限之间的平衡能力作为真正的人生成就,文言古书因她的阐释而能为当下提供支持,成为生活的真实注脚,这实在是宝中之宝,精华之精。

若有诗书藏于心,岁月从不败美人给我们一个活生生的穿长裙的中国“仕”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叶嘉莹

叶嘉莹,号迦陵。1924年7月出生于北京的一个书香世家,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加拿大籍中国古典文学专家,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曾任台湾大学教授、美国哈佛大学、密歇根大学及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并受聘于国内多所大学客座教授及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名誉研究员,2012年6月被聘任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2015年10月18日,阿尔伯塔大学授予叶嘉莹荣誉博士学位,成为该校文学荣誉博士。2016年3月21日,华人盛典组委会公布叶嘉莹获得2015-2016年度“影响世界华人大奖”终身成就奖。2016年7月,叶嘉莹已决定定居南开。2018年6月3日,叶嘉莹将自己的全部财产捐赠给南开大学教育基金会,用于设立“迦陵基金”。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