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环球趣闻网

存档 ‖ 193行长诗:蝴蝶主义(2015)

  • 日期:2019-08-13 18:24:29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695

193行长诗:蝴蝶主义。

■ 莫笑愚。

每一位天使都令人恐惧。

里尔克。

第一节:预设的起点。

起点无我。

终点非我。

中间的过程由谁设定?

我来到这里,只是为了遵从某种未知的意志?

我的一生,也只是执行了某种预设的程序?

一把空椅子,一只空纸杯。

一个破损的画框。

就是全部历史。

月光投射过来,尘埃漂浮。

在打开的笔记本上,字迹已经发黄。

我看见他扼住了自己的喉咙。

苍老的头垂在桌上。

白发散开,像字里行间散在的云朵。

而每一朵云都睡着了。

像沉默寡言的石头。

其实我没看见他的脸。

只看见了那双手。

那青筋暴突的盗墓者的手。

扼住了他的咽喉。

它们并不强壮,也从未。

我是怎样上路,怎样来到这里。

一切已无从记起。

从一个梦进入一个更深的梦。

喧哗之声像幽灵,在丛林的每一个角落游荡。

梦的呓语说出我与非我的真相。

时间之河没有源头。

我在梦里跋涉了太久。

穿过银色的水湾就是蓝天。

我在荒原上跋涉了太久。

镜子背后,蝴蝶从不现形。

2015-02-12于北京。

第二节:蝴蝶是只虫子。

1。

当秃鹫向着荒漠俯冲。

胡蝶的翘首就是它的盛宴。

2。

灯蛾和蝴蝶本质是一样的。

从卵到蛹,它们同样丑陋。

神最终将美给了蝴蝶。

将扑火的命运给了灯蛾。

3。

从洪荒中走来。

你不是天使。

不会令我心生恐惧。

从卵生。

到裂变。

你的美一览无余:。

你的翅膀令彩虹汗颜。

你的舞姿令天仙也自愧不如。

但我看见了你蠕虫的身躯。

飞蛾比你丰满。

桑蚕比你洁白。

你的翅膀带风,据说可以掀起彼岸狂澜。

我依然爱你,一如爱我的同类。

我们有一样美丽的外衣。

我们有一样饕餮的心。

2015-02-09于北京。

第三节:蝴蝶梦境。

一个梦被自己反复梦见。

又被他人反复提起。

仿佛别人的梦。

被嫁接在自己的梦里。

在所有似曾相识的梦中。

我不记得怎样出发。

怎样来到这里。

蝴蝶在梦中飞进飞出。

像一个隐喻或呓语。

我看见它扼住了母亲的喉咙。

她苍老的头垂在桌上。

散开的白发如散在的云朵。

而每一朵云都睡着了。

像母亲安详的脸。

其实我没看见它。

只看见了那只手。

那只青筋暴突的盗墓者的手。

它扼住了母亲的咽喉。

它并不强壮,更不辉。

时间之河没有源头。

我在这尘世已跋涉了太久。

穿过银色的水湾就是蓝天。

我在荒原上跋涉了太久。

镜子背后隐藏他衣冠楚楚的狰狞。

2015-02-12于北京。

第四节:卵与蝴蝶。

饱满而肥硕。

一枚卵,在梦中。

张开满身粉红的嘴。

无数丰腴的唇。

像春天盛开的花瓣。

毫无保留地朝向冥王,袒露。

它们的。

谁在讥笑我,声音。

尖刻而嘹亮。

仿佛救护车呼啸而过时的哨音,仿佛。

战争时期的空袭警报。

一种彻底的凄厉和孤绝。

蓦然咬噬我梦中的头骨和神经。

此时,我已被囚禁,无处可逃。

卵在我掌心欢蹦乱跳。

以肉蛆享用腐尸的满足。

从潮湿的。

发出巫女的请求:

来吧,你这胆小鬼、恶魔、凶手。

来将这粉红的绳索套。

枯瘦的行将就木的脖子。

丑陋而。

你这梦中人。

卵的异类。

来!来接受我们的。

眷顾和拯救。

以腐烂的尸体的名义。

以所有死亡的兄弟姐妹的名义。

我穿过梦的边缘。

走进一枚蝴蝶的梦中。

她在梦中抱着自己—这只丑陋的蛹。

仿佛肉蛆,浑身长满乳白和灰色的嘴唇。

吸附在母亲干枯的尸体上。

用层层丝绦裹缠自己,那茧。

仿佛汉白玉的碉堡,仿佛月上寒宫。

一条河流。

许多大大小小的河流。

在我的掌心奔涌。

卵溅起高声大笑的浪花。

它粉嘟嘟的身体浑圆。

而鲜嫩,像多汁又。

美味的牛扒。

卵在我的手掌上。

发出珍珠的光。

啊,一枚珍珠。

粉色的珍珠,浑圆。

而通透,充满新鲜的肉体的诱惑。

这稀世的奇珍,照见我饥渴的眼神背后。

无处可逃的焦灼的灵魂。

卵剥掉自己珍珠的画皮。

满身的嘴巴发出尖笑,像空袭警报。

像载着心脏病人疾驰的。

救护车。

夜晚的妖女倾巢而出。

在我的掌心上跳舞。

那么丑陋,仿佛肉蛆,仿佛蝴蝶的蛹。

我在自己的梦中。

踏碎蝴蝶梦的城廓。

一道闪电,从血液的河流传递到指尖。

我伸手,想要触摸蝴蝶斑斓的鳞片。

却只见瓦砾和水晶般的碎片。

从粉红的卵躯体上。

纷纷扬扬地剥落,肉汁四溅。

2014-05-13于北京。

第五节:子夜梦见庄生。

我并不想梦见你,或者梦见。

任何想要进入我的梦境之人。

一个梦从少年做到头顶生白发。

太多故事和事故已经发生。

剩下发白的渍迹,像真正的幻梦。

我始终无法入化。

做梦无法解决生存的困境。

我们饥渴得太久,蝴蝶飞走了。

像消失在远方的微亮的火炬。

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梦境无法预知。

一辈子太久,我们都走不出自己。

只是我已不再需要靠做梦来认识蝴蝶。

认识梦里梦外的人以及整个外部世界。

永远不可走近,也不可参透或预知。

睁大眼睛看清流水的走向,空气也是虚无。

理想萎靡不振,像蝴蝶的翅膀隐约扇动。

因此保持有的神秘和一些隐喻是必要的。

如今我需要安稳的睡眠,不想梦见你。

但你偏偏如此倔强,固执己见。

一定要在子夜造访,对我施以魔法。

让在空荡荡的沙发上,昏昏欲睡。

在你面前清空自己,闭门修行已经一年。

从蝴蝶开花到雪花长出蝴蝶的翅膀。

直到我的周围空无一物,直到。

我脱口喊出庄生,庄生你等等我。

等我穿过白色的墙壁和白色的旷野。

等我钻进你的青色长袍。

盘坐在你的魂魄一侧,做一只似有若无的蝴蝶。

第六节:在消逝的时间之河。

一条消逝的时间之河。

遗韵残留,波光嶙峋。

熟悉的和陌生的。

以各自独特的语言抒情。

存在过的,始终存在着。

以不为人察觉的方式。

隐形的界河,彰显给你看。

又倏忽消失无踪。

那并不意味着虚无。

不意味着它是不存在的黑森林。

当你再次仰望,它会掏出所有的黑。

并且指认:阳光死亡,星星坠落,河流。

涌动黑色浪花,如午夜狼群汹涌。

一道鸿沟被挖掘出来。

那伤痕触目惊心,那深渊深不可测。

横亘在眼前的鸿沟,跳过去是死亡。

跳不过去,摔下去还是死亡。

彼岸是黑,是比黑更惊悚的黑色深渊。

而光明在你自己手中,在你愤然而起的瞬间。

翅膀是一道闪电,摧枯拉朽。

太响亮的歌声成为群鸦的合唱。

夕光殷红,而理性昏聩。

睡眠之后是更深的睡眠。

老庄死了,孔子死了。

法家也早已消亡,蝴蝶沉入湖底。

但你不必醒来,不必醒来。

不必醒来。。 。。

2015-02-26,Palm Springs, CA。

存档 ‖ 193行长诗:蝴蝶主义(2015)(图1)

存档 ‖ 193行长诗:蝴蝶主义(2015)(图2)

存档 ‖ 193行长诗:蝴蝶主义(2015)(图3)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蝴蝶

蝴蝶,全世界大约有14000多种,大部分分布在美洲,中国有1200种。蝴蝶一般色彩鲜艳,身上有好多条纹,色彩较丰富,翅膀和身体有各种花斑。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